位置: 主页 > 澳门美高梅开户注册 > 正文 [ ]

你被假期旅行骗了吗?

作者:the weeknd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10-11 15:46

2017-10-10

来自:凤凰青年

本文转自公众号:单读

作者:萧轶

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身体坐在办公室,脑袋却在想着下次放假去哪儿旅行......这些放假旅行回来的综合征或许你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你知道人们在放假的过程中也会生病吗?或许你以为假期旅行是逃离职场的压力、放松身心的好机会。但在萧轶的眼中,假期旅行只是以晒照片、晒地理位置为目的的人类大迁徙活动。他甚至认为,假期旅行只是一场制造解放的幻觉。所以,一到放假就去游山玩水的你,被假期旅行骗了吗?

假期旅行——解放的幻觉

每逢十一长假,东方大陆就会上演仅次于春运的迁徙景观。如果说,春运的迁徙运动,发生在作为觅食区的大都市和作为繁殖区的故土之间;那么,十一的迁徙景观,则是作为工作区的大都市和作为休息区的景区之间的钟摆式运动。随着假期时间的余额不足,积蓄的资本也无法进行充值,浩浩荡荡的新时代长征终于接近尾声。在朋友圈里,以图片发布和地理标注为显着特征的互相伤害,在时间的无情催促下,异口同声地达成了和平的协议,终于开始了心理抱怨式的自我戕害:再野的千里马,也得回槽待命。

在朋友圈耗费手机流量的时候,在自媒体狂刷旅行指南的时候,我读到作家曾园的《旅行理论》。他对比了东西大陆的旅行观念,发现在东方大陆的迁徙运动,“去过”的浓烈情结里蕴含着锦标赛式隐性价值歧视,无论是图片发布还是地理标注,抑或旅游指导文章甚至高蹈地对他人旅行进行自我抽身式的训诫导斥,旅行行为越发成为优越感的炫耀资本,而非身与心之“逃逸”的经验补充。

在现代生活中,旅行制造着解放的幻觉。就像居伊·德波所说的那样,自从人类发明了工作,不工作才是时代的特权。在列斐伏尔的意义上,精准作息的时间表,早已把闲暇时间编排成工作时间的延伸,调休是最有力的实证。如果说革命是身体的本钱,那么双休是保证革命主体的身心健康不受过分摧残,养精蓄锐以备鏖战的可能性。假期,因为休闲时间的延长,在金钱资本和时间资本的汇流中,给人以从工作中解放出来的幻觉。正如布罗茨基所吐槽的那样,一张返程票就足以击碎心理的幻觉。

从山海经时代对异域的想象,到引擎时代对他乡的行走,对异域他乡的书写,也从天马行空的奇思怪想变成了风土人情的旅行文学。当“在路上”与“在归途”已不可能公开切割的现代生活中,旅行文学和旅游指南早已完成了对异域的认知,“去现场”除了满足长途跋涉的心理安慰外,景区作为精致的休息区,更像是现代生活的垃圾处理厂,将城市生活的垃圾带到景区地点来堆放,还将内心的垃圾倾倒异乡,释放心底沉淀积压的沉重块垒。长假的旅行,不再是旅行文学中的“在路上”之诱惑。因为,旅行文学中的“在路上”充满了不确定性生产的可能性,异域认知的文字书写摧毁了这种发现的可能性;所有的“在路上”都具备艳遇的气质,具备艳遇气质的旅行,关键不在于抵达,而在于如何抵达,旅行的速度瓦解了旅行的经验。长假迁徙的精准编排是艳遇的天敌,它的目的不在于体验:“我发现”,而在于抵达:“我去过”。或许,这就是詹姆斯·伍德所说的“喷气式飞机让生活变得浅薄”的原因吧。

人与故事,是生活的核心;在高唱“旅行是一种生活”的陈词滥调下,中国人的假期旅行则排斥“人与故事”这两大生活核心。不再关注“人与故事”的现代旅行,就像是场枵腹强行的迁徙景观,如同打包在子弹列车里的肉体包裹,运输到山川角落的收发站。它不再是精神意义上的远足,更像是心理意义上的安慰。对远方的想象变成了对远方的占籍,解放的幻觉满足了逃离的心理。

然而,苛责于此,是政治极不正确的巨大冒犯。就像欺骗是爱情里难以驱除的元素,幻觉是生活必不可少的需求。誓言般的真话会带来责任的重负,绝对的纯粹会导致自我的反噬,相对意义上的幻觉是生活与责任之间的和平缓冲。反正,假期的旅行能够带来匿名的自由,对于阿尔法式编程的现代生活来说,它能够短暂逃离朝九晚五的工作所带来的被点名的监视和被封闭的禁足,这已经足够值得庆幸了。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单读

责任编辑:胡艺瑛 PSY011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上一篇:韩媒:美两架B-1B轰炸机10日晚飞临朝鲜半岛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